欢迎光临西铁资讯网!中国西安铁路局官方网站!

主页 > 美文 > 正文

直播间的故事—大凯说

西铁资讯网 2020-06-30 美文 未知

  等我下班的时候,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了,我独自一个人站在路边的公交车停靠站,看着来往的车辆,始终看不见26路公交车的影子。

  等了将近有半个小时,终于看到路的左边缓缓开过来了一辆公交车。公交车的前灯应该是坏掉了,发着昏暗的灯光,给人的感觉,勉强可以看清前方三五米距离远的路。

  车厢里面,黑压压的,只有几处闪烁的灯光,那应该是有乘客在玩手机。车厢里面的灯是关闭状态,也许是公交车司机为了省电,也许是,车厢里面的灯坏掉了。

  公交车走进了,借助着公交车前灯微弱的灯光,勉强可以看清公交车司机的脸,那是一张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脸,没有什么特点。我觉得,如果把他放到茫茫人海中,他的家人都没办法把他给找出来。

  公交车走到停靠站的时候,停了下来,车门缓缓打开,车厢里的灯也跟着亮了起来,不过那灯光很暗。我走在车厢中,他们低着头,看不清他们的脸。有一些玩手机的,手机屏幕的亮度,把他们的脸照的白森森的,那样子总让我想起恐怖电影中的女主角。

  我在车厢中,挑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我的里面是一个长发的小姑娘,穿着一身黄褐色的羽绒服,带着一双近视眼镜,她在低头玩着手机,她的里面是车窗。车窗外,雨水轻轻地拍打着玻璃。

  当公交车快行驶到老汽车站这一站的时候,坐在我里面的小姑娘说话了,她说:“麻烦让一下,我要下车。”

  到了老汽车站,我还要再倒一班29路车,我在停靠站边上静静地等着,那个随我下车的女孩子也没有离开,她也在等车。整个停靠站就我们两个,站台外面,雨水啪啪啪地击打着地面。

  等了有十多分钟,看到了29路车的身影,我上车之后,她也跟着上了车,我挑了一个贴窗的位置,她贴着我坐了下来。

  我一惊,这不正是在26路公交车上,我们说过的话吗?只不过我们两个说的话,这次彼此对调了下而已。

  等我们两个下了车之后,我才发现,她好像没带伞。我打起了自己的雨伞,走向前,对她说:“一起走吧。”

  当我离开之后,我突然有了种想问她要联系方式的冲动,但在我朝着小区回头看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她了。

  第二天,我早早地就来到了录音室。我录制的这个节目,是直播性质的节目,中间会有和听众互动的一根烟情节。

  先是接听到了一位来自福建福州的听众的电话,是一个叫做茗初的女孩打来的,她说她很喜欢听我讲的故事,希望能来山东和我见一面。

  接着是一位来自山东泰安的听众,我的心不觉激动了一下,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城市了,我就在这座城市里给你们讲述着数都数不清的恐怖故事。

  “前两天,我在公交车上遇到一个男人,我先是坐的26路公交,他坐在我的身边。我在某个停靠站倒车,他跟着走了下来,他也在等车。后来我发现,我们等的是同一班,29路公交,上了车之后,他又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的心不觉又惊了一下,这也太巧了吧。我没打断她,因为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的听众,在全国各地的各个角落收听着这个节目。

  她继续讲到:“后来我们又在同一个停靠站下了车。那天下雨了,他送我回到了小区。而且我和他还住在同一个小区,只是他住在南区,我住在北区。

  “他说他叫大凯。”她这几个字说的很慢,声音压的很低,尾音拉的也很长。当我听到大凯这两个字,我感觉到我的全身麻了一下,就像是电击的一样。

  “只可惜他离开的时候,忘了问我的名字。”她说完之后,轻笑了一声。那笑声听起来像是在告诉你一个答案,或者是一个秘密,接着电话就断了。

  当我讲到故事中:“你刚走了不到十步,又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像是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貌似分量比上次的还要再重一些。你再也不敢回头朝后看了,连朝前走路你都不敢了。你愣在了那里。”我清晰的记得,我录制的时候,接下来是一秒的恐怖音效,然后是四秒的停顿。这里是一处高潮,也是第一大段的结束,留下这么长时间的停顿,是为了给听众留下充足的想象空间。

  可是当我从头到尾一词一句听的时候,听到这里,里面却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那是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他在说:“你怎么不回头看我啊?你一定能认出我是谁的。就像我知道你是谁一样,你是大凯啊!”

  接着声音消失了,没有恐怖音效,也没有四秒钟的停顿时间,直接回到了我的声音,那是我在讲述下一大段的故事。

  我倒退了回去重新听,当我讲到:你楞在了那里之后,那个苍老,嘶哑的声音再次出现了,他依旧在重复着那句话:“你怎么不回头看我啊?你一定能认出我是谁的。就像我知道你是谁一样,你是大凯啊!”

  很多事都是如此。当你在其他地方读起它的时候可能觉得没什么,但是它一旦真的在你身上发生,那对你来说,也许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你如果真的不信,那你就去我的节目列表中找一找,你肯定找不到。你如果告诉我,你找到了,那么恭喜你,那不是我录制的。

  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对那个每天我再熟悉不过的麦产生了恐惧感。我在想,那个每天从我嘴中说出,然后通过这个麦传播出去,最终听众所听到的声音,还是我说出的吗?

  一星期后的又一个周六晚上,我在26路车上,又和那个小姑娘相遇了。她的穿着和一周前我见到她的时候一样,一身黄褐色的羽绒服,一双近视眼镜,低头玩着手机。

  她刚搬进来的第二天夜里,我被一阵尿意给憋醒了。我迷迷糊糊的起床去了洗手间,当我回到床上,倒头就睡的时候,发现她不见了。她竟然不在床上,这深更半夜的。

  我去了客厅,她不在;我去了书房,她不在;浴室,她不在;厨房,洗手间,她不在;我满腹疑虑的回到卧室,仍旧没见到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糊糊的听到了房门轻微的响声。我眯着眼睛,看到一个女人直直的朝着卧室走来。

  她轻轻地脱掉了鞋,褪掉了外套,小心翼翼的上了床,和我背靠背的躺下了。那动作就好像是生怕把我吵醒,生怕我知道一样。

  我扭过了身子,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特别疲倦的扭转了过来,我们两个面部贴着面部,她看着我的眼睛,我看着她的眼睛,在这个黑漆漆的夜晚。

  她听到这句话,并没有出人意料的反应。只是说:“刚搬到这边,夜里睡不着,就出去走走。不说了,我先睡了。”接着,我听到了她轻微的呼吸声。

  一觉睡到了大天亮,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老高老高了。我听到了厨房乒乒乓乓的声音,她已经开始在厨房做早餐了。

  “我昨晚在床上躺了一夜,哪都没去。大凯,你没事吧?”她把重音放到了没事这两个字上,意思是说,好像有事的不是她,是我。

  我打开了通话记录,没有找到我深夜给她拨打的那个电话。我怀疑,她一定是在做早餐的时候,偷偷地把那条记录给删掉了。

  这天,我在录制一个叫做《你将死于那天》的故事。故事录制完之后,我还是习惯性的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听上一遍。

  这个故事整体录制的很顺利,听起来也很流畅,抑扬顿挫把握有度,我自己听着,都有点佩服起我自己来了。

  这个故事的时间长度接近三十五分钟,故事很快的就结束了。当我正准备停止播放的时候,我又听到里面传来了那个苍老又嘶哑的声音:“大凯,你知道你将死于哪天吗?”接着就是阴冷又诡异的笑声。

  那是因为后期,我把它给剪掉了,你们听到的是网上发布的三十四分钟零十秒钟版本的。原版的我没敢扔掉,自己一直留着。

  我对这个直播间,录音室产生了恐怖感,我觉得,我已经不能正常面对我身边这些已经陪了我无数个岁月的设备器材了。比如那个麦,比如那个电话,比如那个录制机。

  我突然意识到,自从我认识我的现任女朋友摩烙炎之后,我身边就开始接连不断的发生着一系列的诡异事件。我怀疑,她和这些事件多多少少有着一些关系。

  我没敢说是因为害怕,因为我喜欢这一行,我对这行还有着眷恋。如果我说我是因为害怕这些东西才请的假,那有可能会使我丢了饭碗。

  不瞒听众们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有点怕她了。我甚至怀疑,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在幕后操作。包括我们两个在26路车上的初遇,也是她所一手设计的。

  我的书房里还有很多的光盘,每张光盘里面都是我比较喜欢,比较钟爱的有声小说,每张光盘上,都用薄薄地透明胶带贴着一张白色的小纸条,小纸条上写着有声小说的名字和讲师的名字。

  我把这张光盘放到了电脑光驱中。接着电脑上弹跳出一个窗口,那是光驱文件夹的位置,位置下面是个音频文件。

  我打开了音频文件,里面竟然是我的声音,那是我三年前的某一集节目的录音,我自己都找不到了,它竟然出现在了这张崭新的光盘里。

  那集节目时间很短,八九分钟的样子,一会儿就讲完了。我在听得过程中,也回想到了三年前的一些往事。当我还在陶醉于往事的时候,电脑中再次传出了那个苍老又嘶哑的声音:“大凯,你猜到我是谁了吗?你猜到了吗?”

  我不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还是真的是这么想的。如果真的这么想,倒还没什么;如果真的是故意这么说,那么她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她在故意转移话题。

  “去睡一觉吧,睡一觉就好了。”她把我从书房的椅子上拉了起来,转身回到了我的身后,把我推进了卧室。

  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人,和我长着一样的脸,一样的鼻子,一样的嘴巴,那竟然是我自己。

  那个我的头从床下面探了出来,看着床上面的我,阴森森的说道:“你把我的床给霸占了,你还我床。”

  此时,大凯说的直播室里,我正在给大家讲述着故事,不过不是大家最爱听的恐怖故事,而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他去了远方,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我知道,他是我的亲哥哥,从小我们两个相依为命,我是被他一手拉扯大的,我不惜为他付出任何的代价。”我看到摩烙炎的上下牙根,紧紧地咬在一起,她恨不得把我撕碎。

  “他这三年,无时无刻不在模仿着你,你的一举一动,你的音容笑貌。他还不惜去整了容,把自己整成了跟你一模一样的样子。

  他如此折磨自己,就是为了回来找你复仇。”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又一次看了看躺在床上看起来傻乎乎的我。我看的出来,她的眼神中满是凶光,那眼神恨不得杀了我。

  我那次给你们节目打电话,讲述那个你我初遇的故事,就是为了要窃听你的波段。后来你听到自己录制的那两集,中间夹杂着苍老又嘶哑声音的节目,都是在窃听到你的波段之后,操作完成的。嘿嘿,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吧?”她越说越愤恨,几乎接近了咆哮。

  “他现在正在你的直播室里,用你的身份讲述着你的节目。可是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你,他就是那个人人所喜爱的大凯。

  我在当时谈了一个女朋友,我很喜欢她。我可以为了她去采摘天上的星星,我可以为了她去打捞水中的月亮,我可以为了她倾尽所有,我喜欢叫她娟子。张昇明明知道我喜欢娟子,明明知道娟子是我的女朋友。

  其实娟子一直喜欢的都是我,我跟娟子从小就认识了。我们一起偷过田间的西瓜,我们也一起捉过花间的蝴蝶。可是自以为是的大凯,却总以为娟子喜欢的是他,他想永远占有娟子,占有娟子的肉体,占有娟子的灵魂。我恨透了大凯。

  那天我赴一个约,中途出了一些情况,早早回到了家。我刚开打房门,就听到了娟子的声音,还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那是张昇。他们竟然在我的卧室里偷情。我跑到厨房,随手拎起了做饭的菜刀,兴冲冲地朝着卧室走去,可是娟子却挡在了门口,张昇跳窗跑掉了。当时的我住在三楼,那么高的楼层,我在想,怎么没能摔死他。我当时有了一个想法:我要杀了张昇。

  他不但抢走了我的娟子,还设计陷害我,我不得不被迫离开工作室,离开山东,去了远方。我去了哪里,我没告诉娟子,也没告诉其他人,我只告诉了我的妹妹。我当时看着远方,对着我身边的妹妹说:“三年后,我一定回来,我要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不过我要以他的身份活着,以大凯的身份。我要让他亲眼看看,被别人替代,被别人拿走自己东西的滋味。”

TAG: 美文

西铁资讯网
热门标签